新江阴人才网
江阴职场资讯
江阴职场热点
正文:ofo押金竟缩水!曾身价70亿的北大硕士创始人,如今身负“巨债”.....
ofo押金竟缩水!曾身价70亿的北大硕士创始人,如今身负“巨债”.....
来源:新江阴人才网2018-12-06

“骑时可以更轻松”是ofo的slogan。

你可能从未想过,ofo押金退款是有多么“不轻松”。

近段时间,ofo频繁登上热搜。媒体曾报道ofo多地人去楼空、拖欠多个供应商货款、破产重组、一个月撤出8个国家等消息。

而ofo官微也成为专门“辟谣”的平台,但每次“辟谣”下的评论区却早已沦陷,挤满“那你倒是退押金”的留言。

ofo为了退押金,花样百出

学姐通过询问发现,朋友圈里没有退押金的人不在少数,就连学姐的微博评论里,都有同学在问:ofo怎么退押金?

同学,这个学姐这么的很无能为力

1.ofo“联姻” P2P 活动

11 月 23 日,ofo 又搞事情了。

此前在 ofo 交了 99 押金的用户,在退押金的时候被告知,可将押金转入互联网金融平台 PPmoney。

也就是说,99 押金将变为 100 的 P2P 理财。这个活动锁定 30 天的期限,锁定期满后,用户将获得 101.3 

具体操作:

用户的99押金自动升级成为PPmoney的新用户;

免押金骑行,升级成功后,99押金自动进入PPmoney,预期年化利率8%+8%;

但需要锁定30天,期间用户不得退出存款。

ofo的这一动作,是要把用户卖身给网贷平台的节奏吗?OMG

1.凭什么让我找第三方平台要钱

2.一分都不能少

3.97就97,赶紧退吧!

4.199的怎么办?要哭了

PPmoney网贷方面表示:

与ofo之间的合作是一次正常的异业合作尝试,属于商业行为。

用户在被充分告知授权内容后,可以根据自己的实际需求进行选择,并非强制捆绑。

目前,PPmoney在综合考虑出借人提供的建议与反馈之后,已下线该合作渠道。

或许双方都害怕了,害怕自己成为众矢之的。

对于ofo此次想要通过P2P投资的方式提高用户的留存率,也是有风险的,毕竟P2P行业刚刚经历了一场大洗劫,但难免还存在一些风险项。

卖蜂蜜,筹集押金款?

一周前,学姐在 ofo 小黄车的公众号看到了如下这么一条推送:

众所周知,ofo小黄车的粉丝量是很大的,头条推了一条卖蜂蜜的广告,两个小时就10万+。

其实,这个广告,侧面反应了ofo 资金确实困难,已经困难到公号接广告的地步了。

但是这点广告费,对于那庞大的用户押金以及欠款来说,基本等同于杯水车薪,学姐严重怀疑现在再想退押金,会非常困难了。

不管是和网贷平台合作,还是打广告卖蜂蜜,这一切,恐怕都促成了ofo今天的自救式的操作。

用户逼催押金是一件事,但是企业本身的道德底线仍需守住,以用户的利益来缓解暂时的企业危机,绝对不算是一个良心企业。

当然,也不得不否认一个现实的问题,ofo状况或许已经走到了山穷水尽的地步。

ofo是生是死?

也许,在胡玮炜把摩拜卖给美团,实现财务自由,抛弃同龄人的时候,戴威就知道,没有金主的日子,不会好过。

在最近的一次公司全员大会上,“我错了”,ofo创始人戴威低下了头。

这位27岁的少年,背后站的是曾经风光一时的共享单车独角兽企业,此时,正在节节败退!

2018年初,ofo的负债表显示,彼时ofo整体负债为64.96亿,其中,用户押金为36.50亿,供应链为10.20亿

2018年5月,上海凤凰发布公告,由于ofo拖欠6815.11万的货款,将其起诉。

截至5月中旬,ofo对供应商欠款12亿左右,城市运维欠款近3亿,合计欠款15亿,押金余额35亿左右。

2018年10月,在职场软件“脉脉”中,有ofo小黄车员工爆料称,“小黄车总部开始裁员,比例或将超过50%。”

一直到了11月14日,戴威现身ofo办公室。

“ofo不会倒闭,其他都有可能。”但戴威也亲口承认,ofo目前资金情况正在好转,只是有困难。

对于已经被拖成“剩下”的ofo,在日益紧绷的资金链面前,可以让滴滴以更低的抄底价格接盘。

市场上出现的各种ofo融资的消息,不排除是为了使ofo增加和滴滴谈判的筹码。

但愿戴威最终低头的时候,手上还有可以谈判的筹码。

曾想过放弃,但不想像小蓝一样

毫无疑问,与最大的竞争对手胡玮炜的转身离开是优雅的,即便摩拜在她心中一样是孩子!

那一天她无可奈何地说道:“资本是助推你的,但最后你都得还回去。”

她明白什么时候该优雅的退场!

但如果只是为了套现走人,戴威应该是错过了最好的时间。

ofo从成立以来,一共获得了近10轮融资,囊括了超过20多家知名投资机构。

在共享单车疯狂发展的时期,ofo和摩拜一起拿遍了几乎所有知名风险投资的钱。

摩拜被收购后的7个月里,ofo被传收购、资金链断裂有7、8次,回应一如既往的是“假的”、“造谣”,而传闻也每个月一如既往。

戴威在员工大会中回忆说:

在三四个月之前,自己曾想过放弃,因为确实没钱了,不想管了。

但是后来他不希望公司像小蓝那样,最终还是选择了坚持。

在外界眼里,戴威被打上了一个倔强的标签。

对于戴威来说,ofo收购事宜的长期搁置,对其在交易中卖个好价钱并没有好处。时间拖得越久,ofo的资产蒸发的越多。

当小黄车逐渐地消失在街头,一个拿着数千万单车指标的空壳,还能卖多少钱呢?

小蓝单车创始人兼CEO李刚和戴威同样年轻,同样曾意气风发,同样是骑行爱好者,但在一年前的此时,小蓝单车断粮,没能挨过那个冬天。

虽然现在依然能用滴滴APP扫开小蓝的车,但李刚却退出了江湖。

如今又至寒冬,ofo公司附近零星的小黄车躺在雾霾里,戴威和他的团队是否做好了过冬的准备?


温馨提示:本内容地址http://m.xjyrcw.com/article/articledetail-7780.html转载请注明,以上ofo押金竟缩水!曾身价70亿的北大硕士创始人,如今身负“巨债”.....资讯信息来自新江阴人才网(江阴地区最大的江阴暨阳论坛招聘江阴人才网

 
 ©2003-2018 新江阴人才网  
客服电话:0592-5105541  QQ:2851902766